森川明日晴

圈名落叶请多指教,喜欢可爱的孩子们呢w

【旧剑兰】清晨

隐晦的旧剑兰

梗有点多,是be

我流意识流ooc

    

     亚瑟能回忆起那个遥远的清晨,他抬起头发现,卡美洛在下雪。

    

    亚瑟从两件境遇凄惨的皇家宝蓝男士衬衫的缝隙中拽出自己可怜的领带,用手尽可能地抚平,虽然就结果来说显然换一条会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提案。他叹了口气,伸手去够橡木衣架上自己的防寒风衣。
     他在嘴里还嚼着半块椰蓉奶冻的状态下围上了浅紫色的羊绒围巾,高文曾经满怀醋意地指责这条围巾会让十只小羊羔
瑟瑟发抖地直面寒风。置物架的一半落满灰尘,亚瑟决定午休的时候去请教贝狄威尔家具清洁剂哪里有买一送一。
    玄关的门被平凡地开启,普通地关上,轮轴缺少润滑,和安全链一同发出不满的悲叹,余音绕梁。
  
     那个清晨流光溢彩,空中冰晶闪闪发亮。

  

    亚瑟推开公司的玻璃门时高文正巧抱着一个纸袋鬼鬼祟祟猫在门口一人高景观植株的阴影中,不时伸出脑袋瞅瞅大厅一角的电梯间,没发现有人站在身后,一转身吓得当众表演了一个白日见鬼,亚瑟拍拍他的肩膀,示意没吃早饭的可怜人去隔壁楼休息室找个空间,土豆沙拉土豆炖菜土豆小点心,再来一杯豆奶,阿尔托莉雅那边不用害怕,她对食物一向宽容。高文含着薯片含混点头谢谢总裁,摸出一块紫薯糯米饼说您尝个鲜,就抱着纸袋子大步流星地奔对面楼去了。

    上行电梯里,亚瑟无言地望着泛着金属光泽的模糊身影,连带着他的心脏也一同模糊起来。阿尔托莉雅三番五次提点到人活着向前看,头发梳一梳发胶打一打,哑光断面收腰袍,檀香男士香氛,鳄鱼纹真皮绅士鞋,拾赘起来又是一条水灵灵的梁山好汉,少一天有事没事玩儿抑郁,弄得个鬼见愁,说完叹口气摇摇头。亚瑟就如同墙角那个万圣节的稻草人一般听着,
眼神锋利迷离又刺骨。

    

    日晕带起淡淡的涟漪,天边洇出一抹淡雅的红。

    

    亚瑟坐在办公桌后沉寂成一尊雕像,无论是崔斯坦还是阿格规文都束手无策,不得已阿格规文拽走拿着鱼线打算二泉映月的崔悲伤,一路雷厉风行搬来阿尔托莉雅当救兵,手里半人高的文件一撂,出门和卡着点迈进行政楼的贝狄威尔一同避难。

    阿尔托莉雅踢门两脚,在徐徐弥漫的晨光中立在门口,先瞄日历,不是个太好的日子,星期一是社畜的叹息之种,悲泣之源,是应当燃烧生命换数据表全线走高的号角。她扬扬手中的安排表,下午会议可以替席,如果确实压抑心理科办公室和家二选一,并不是离了一个人就全线崩盘,无论是工作还是人本身,她的眼神也像等待解冻的棉花糖,冰冷中带着温软。亚瑟不知可否,道声谢谢就起身,与阿尔托莉雅擦身而过,什么也没带地进了电梯。

     

    光晕空灵而压抑,仿佛森林深处的镜湖,湖中女神的故居。

    

     亚瑟走出电梯,走廊尽头是落地玻璃幕墙,日出前兆的光辉打在透明晶体上,折射出七色的梦境。
     他向前迈步,仿佛行走在孤独的雪原,踟蹰在孤独的荒漠。晨光仿佛低吟的洛列莱,诱惑着他奔赴其中,那是他的生命之光,
瑰丽的梦境。他的无上的宝物,他的至上神明,他的兰斯洛特。

      

    那是幸福的噩梦,涂绘于天地间的殷红,那是一个清晨的天鹅之歌。

    

     亚瑟向前走去,走向殷红之中。



-----------------

写得太隐晦了,大概就是一年前的这一天清晨旧剑兰清晨一同上班老兰出车祸去世了,从此亚瑟就颓了,然后就这么浑浑噩噩了一年,又到了同一天亚瑟的心理完全崩溃,最后跑到公司最高层跳楼了

 @卡美洛一建  葉桑我写完啦,被两条信息硬生生从he扭成的be


评论(4)

热度(5)